<acronym id="qmbdl"><blockquote id="qmbdl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object id="qmbdl"><menu id="qmbdl"></menu></object>

<form id="qmbdl"><ruby id="qmbdl"></ruby></form>

<th id="qmbdl"></th>

  • 我已授权

    注册

    专家激辩“大基建”:应对疫情宏观政策如何发力

    2020-03-11 02:33:16 21世纪经济报道 

    对冲疫情影响,是否要出台类似2008年的大规模刺激政策?面对疫情冲击,各方专家均认为政策力度需要加大,但在政策着力点的选择上各方观点仍存差异。

   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造成冲击,中央已经明确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。市场上围绕积极政策的讨论颇多,部分地区推出的重点项目投资清单,投资额加总高达几十万亿元,进一步炒热了基建、新基建等话题。

    为了对冲疫情影响,是否要出台类似2008年的大规模刺激政策?积极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有为,稳健货币政策如何实现更加灵活适度?在推动经济复苏的同时如何平衡物价、资产泡沫、政府债务压力等副作用?

    近期,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论坛(CMF)组织内外部专家,针对“疫情背景下的经济增长与宏观政策”展开联合研究。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创立于2006年,依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优秀研究力量,同时邀请其他知名研究机构的宏观经济专家,聚焦中国宏观经济动态研究和前沿性重大经济问题研究,定期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及月度数据分析报告。

  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,要完成2020年既定经济社会目标,面对疫情冲击,各方专家均认为政策力度需要加大。但在政策着力点的选择上,各方观点存在分歧。

    任泽平认为,有必要实施大规模的基建投资。刘元春则认为,疫情对经济影响如何存在较大不确定性,推动经济秩序常态化运行,才是当务之急。

    大规;ㄖ

    近期,部分省份陆续公布其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清单,除了制造业等产业项目,基建项目是重要组成部分,这本是各地政府常规动作之一。受疫情影响,部分省份还有针对性地推出了医院、公共卫生等补短板项目。

    3月4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,研究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稳定经济社会运行重点工作;嵋槊魅诽岬,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、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,加快5G网络、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。

    上述部分地区的项目投资总额达超过20万亿。加上中央对新基建的强调,一时间围绕基建、新基建的市场讨论升温,资本市场上相关个股备受追捧。

    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,对我国经济会带来什么影响,更大力度的宏观政策该如何施策?专家普遍认为,疫情只会带来短期冲击,不会改变中国中长期向好的趋势。

    但在当前经济政策着力点方面,专家观点分歧颇大。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认为,疫情对一季度经济影响有很大不确定性,不宜过早判断当前经济形势。当前经济工作的重点应在于有序展开复工复产,使经济循环尽快常态化,不宜在经济社会秩序没有常态化之前展开大规模的经济扩张计划。

    刘元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从部分机构的分析来看,疫情对一季度经济有多大影响,市场目前缺乏共识。部分悲观的判断认为一季度经济会出现负增长,乐观的判断认为能有5%的增速。不同的机构用抽样调查、高频数据、大数据等,看到中国不同区域、不同行业状况差异很大,但都难以反映经济全貌。随着疫情在世界范围的蔓延,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,也有高度不确定性。

    “设计一个能够应对未来不确定性冲击、富有弹性的扩张方案,是比较重要的!绷踉罕硎,假如一季度经济增速处在2%-3%区间,为了实现全年经济5.6%-6%的增长,可以以“3万亿减税降费+2万亿基建扩展”为基础,来设计可行的政策弹性区间。

    其中,3万亿减税降费,主要瞄准短期疫情救助和经济循环的常态化,核心落脚点在于疫情阻击战所发生的各项财政支出、复工复产所采取的各项补贴和税费减免、2019年底计划的减税降费项目。2万亿基建扩展,体现的中期导向包括以5G和大数据中心为重点的新基建、现代公共卫生体系建设、全面脱贫的扶持政策、教育等新型民生工程、促进新型消费等。

   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、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的团队则认为,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程度大于2003年非典,但时间可能更短,具体影响大小取决于疫情持续时间和政策对冲力度。当前应兼顾应对疫情和长期改革,推出几项具有破冰效应、释放重大信号、能够提振各方信心的关键举措。

    任泽平建议,提前推出储备项目。疫情后实施大规模的基建,把受疫情冲击砸的坑填上。尤其对人口流入的城市群和区域中心城市进行适当超前的大规;∩枋┙ㄉ,加大对轨道交通、城际铁路、教育、医疗、5G等基础行业投资,以刺激需求、稳定就业,完善基础设施,提升中国制造竞争力,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。

    “大规;ǹ啥猿寰孟滦醒沽,而且当前大宗商品价格和融资成本低,进行基建成本低。从历史看,1998年亚洲金融;敝泄龇⑻乇鸸忧炕,2008年全球金融;蓖瞥鲆曰ㄎ诵牡4万亿投资。尽管当时争议很大、批评很多,但现在看来意义重大,大幅降低了运输成本,提升了中国制造的全球竞争力,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!比卧笃剿。

    财政政策如何发力

    在当前疫情防控工作中,财政政策无疑是重要的发力点。

    无论是肺炎患者的救治费用、医护人员的薪酬补贴、医疗物资设备购置等,财政需要承担保障职责。不仅如此,疫情冲击正常经济运行,部分企业运营困难,能贡献的税收收入随之减少,加上纾困企业出台的税费减免、税款缓缴政策等,进一步加剧了财政平衡压力。

   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、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主要成员陈彦斌表示,随着当前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,财政整体上面临减收增支压力,财政运行处于“紧平衡”状态。与此同时,近年来中国政府部门债务也在不断攀升。

    陈彦斌认为,当前财政政策不宜过多关注去杠杆等结构性目标,而应将维持经济稳定作为首位目标。作为逆周期调节工具的财政政策不应该畏手畏脚,应该加力提效,让“紧平衡”下有限的财政资源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    陈彦斌的具体政策建议包括,提高2020年赤字率、减免部分特定行业和企业税费负担、提高财政政策效率等。将2020年的赤字率提高至3%或更高的水平,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此次疫情冲击下的财政收支压力,也能为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提供空间。在既有税收优惠政策基础上,还应针对性地出台更多减税降费政策,帮助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渡过难关。在降税的同时,避免非税收入的升高,切实降低宏观税负,这样才能更好促进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,以更小的代价稳定经济增长。

    除了推进大规;ㄍ蹲,任泽平团队另一项核心政策建议在于,实施大规模的减税降费。建议继续下调社保缴费率3个百分点,其中养老、医疗保险缴费率分别下调1和2个百分点。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至21%,以此直接增加企业利润,且使减税普惠化,惠及民营和中小企业。

   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、总裁助理伍戈表示,在经济下行风险加大和财政收支承压的背景下,为积极对冲疫情影响,要继续推行有针对的财税政策,进一步优化支出结构。把握重点领域的同时要注意防范风险,充分利用专项债等政策工具。

    “当前,地方政府卖地收入锐减,企业税收也呈现下滑态势,而防疫和托底经济对财政有急迫需求,财政收支缺口问题或将凸显。鉴于专项债是专款专用的债务,不计入财政赤字,有成本低、使用灵活的优势,建议未来进一步扩大专项债的发行和使用!蔽楦瓯硎。

    伍戈还表示,需要优化财政支出结构。建议落实零基预算理念,重视评估重大项目的财政可承受能力,削减非必要、非重点项目支出,压缩一般性支出。地区结构上,应向地方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和收入严重放缓的地区倾斜,保障基层财政运转。

    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

    面对疫情冲击,货币政策也在主动作为。

    货币政策通过降准、公开市场操作、再贷款等多种手段释放流动性,同时引导市场利率下行。比如针对疫情防控的关键医疗物资生产等企业,央行联合财政部推出专项再贷款资金,支持这些企业获得低息贷款资金,以支持产能扩大。同时,针对中小企业偿债困难的问题,允许贷款展期,以减轻企业融资成本。

    伍戈表示,为应对疫情冲击,货币政策应该坚持“稳健略宽松”的取向。据测算,如要实现既定的GDP“翻番”目标,今年经济增速需达到5.5%左右。在一季度各行业普遍遭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,需要宽松货币政策为之“护航”。疫情对民营和中小企业影响较为明显,而其是吸纳就业的重要力量。因此,在疫情可能会对就业情况造成较大冲击的情况下,应该采取稳健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稳企业和稳就业。

    稳健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,但也需避免“大水漫灌”。伍戈表示,货币宽松的幅度需要考虑对物价的影响。1月CPI物价同比大幅度上涨,预计2、3月都很可能维持高位。即便未来疫情逐渐消退,由于当前基数较高,可能要到下半年通胀才会回到较低水平。同时,货币过度宽松容易导致房价上涨。为避免重走刺激房地产的弯路,需坚持“房住不炒”定位,防止过量流动性推动房价上涨。

    针对疫情对不同行业和企业影响不同,伍戈认为要坚持定向调控、精准调控。伍戈表示,对于受创最大的服务业等行业,通过定向降准、专项再贷款、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,有效降低其融资成本;对于中小企业,可考虑根据不同地区疫情情况,对已发放贷款采取自动展期和下调放贷利率等措施,减少企业融资压力。

    陈彦斌在肯定货币政策反应及时主动的同时,也指出目前资金“脱实向虚”进入金融市场“空转”的问题有再度显现的迹象。因此,应该尽快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传导的渠道,否则货币政策不仅难以起到稳增长、稳就业等作用,还可能带来金融市场泡沫化风险。

    陈彦斌认为,要加强货币政策的预期管理作用,给予公众信心和稳定的预期,有助于促进经济增长动力的恢复。但要加强货币政策、宏观审慎政策与金融监管政策的协调配合,降低资金“脱实向虚”的倾向,发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结构引导作用,推动资金更好地流入实体经济。而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以破除经济与金融体制上的扭曲,加快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步伐,才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与提高货币政策调控效率的根本之道。

    “可以适度通过结构性货币政策,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特定区域、特定行业、特定群体的扶持。但这只能作为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,不能长期化、常态化使用;醣艺咧展槭亲芰啃驼,过度使用结构性工具,会导致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产生扭曲,降低调控效率!背卵灞笾赋。

    大规模刺激理由不充分

    我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,内需潜力巨大。政策工具箱充足,政策调控空间仍大。但部分短期对冲政策是有成本代价的,比如中央反复强调的“房住不炒”,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手段,就是对过去经验的吸取。

    “当前很多建议认为要实施类似2008年的经济刺激计划。但是疫情冲击与2008年全球金融;某寤饔斜局什畋,疫情冲击是短期的,疫情后经济运行会恢复常态化,因而采取大规模刺激政策的理由并不充分!绷踉罕硎,过度积极的财政政策,会导致政府债务和宏观杠杆率大幅度上升,这会成为导致金融风险的核心根源。在经济循环还没有恢复的阶段,货币政策释放的流动性难以流入实体经济,反而会大规模进入金融市场,可能带来资产泡沫化风险。后续可能引发金融市场的大幅度回调,这会妨碍疫情后经济的有序恢复。

    任泽平则认为,当前需要兼顾疫情防控与恢复生产,警惕各地防控疫情“一刀切、层层加码”的现象。

    任泽平表示,一些疫情较轻的城市,盲目照搬疫情严重地区的措施,采取各种过度限制措施,不能实事求是、因地制宜,在没有兜底预案、企业买单的情况下,将疫情防控措施无限扩大化,经济发展基本停滞,本质上是懒政怠政、不担责的表现。对疫情的“一刀切、层层加码”式防控,打乱经济运行秩序,给企业、各行业、产业链、社会稳定带来严峻压力。要杜绝以疫情防控之名行懒政怠政之实,简单粗暴的方式限制企业复工。

    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    看全文
   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    提 交还可输入500

    最新评论

   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   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

    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    大神_大神娱乐_ag赛车_ag时时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大神娱乐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 {大神}| {大神娱乐}| {ag赛车}| {ag时时}|